我来自灭亡城,正奔向锡安山

来自 橡树文字工作室 周五, 01/06/2017 - 14:57

橡树出版之【深度书评】

编者按
oaktreepublishing
最近读到橡树新版《天路历程》的橡果都知道,这本书的翻译文笔流畅,语义准确清晰,可读性强,其版式也大方高雅。从纷至沓来的稿件即可知其在橡果心中投下的涟漪,今天推送的文章,是同为橡树译者的李晋、马丽伉俪所写的本书书评,相信为橡果们带来的是本书之外的又一场悦读之旅!


我来自灭亡城,正奔向锡安山

——读班扬《天路历程》

传奇之书

《天路历程》和班扬本人都是传奇性的。很少有一本书如同《天路历程》那样影响如此广泛。在1678年出版时,这本书就引起了当时英格兰地区的轰动。要知道,在17时期早期,英格兰文学首先出现的是钦定本的圣经,之后流行的是莎士比亚,而在班扬的同时代,则有约翰.米尔顿这样的文学巨匠。但是,一位未受过正规教育的补锅匠(tinker)的作品《天路历程》却受到人们如此广泛的接受,被称为经久不衰的名著,这是非常传奇性的。

这部作品影响之深远,甚至在19世纪,仍成为伦敦水手远去殖民地必须携带的书籍(还包括圣经),也几乎成为维多利亚时期每一个主日学必备的教材,还是英国人当时节假日送的最多的礼物之一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,英国士兵在战壕中写信时,很多时候都引用《天路历程》一书中描写死荫幽谷和绝望沼泽的段落,来表达自己难以言表的心情。直到1950年代之前,在英国的学校教育中,《天路历程》都一直被作为课外作业,来塑造年轻人的思想。

在现代文学中,《天路历程》影响了Vaughan Williams的戏剧;在文学文体上,则影响到C.S.路易斯、伊恩‧辛克莱(Iain Sinclair)、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贝克特(SamuelBeckett)以及当代著名的历史小说家阿克罗伊德(Peter Ackroyd)。林肯和肯尼迪这些美国总统的演讲中(甚至连2008年奥巴马的选举中),他们都不断引用《天路历程》的内容。在学术上,实用主义哲学家威廉.詹姆斯用班扬和《天路历程》来谈论宗教经验。在韦伯的巨著《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》中,班扬和《天路历程》被认为是新教的个人主义精神的代表。总之,三百多年来,人们都在正确或错误地谈论着班扬和《天路历程》。

作者班扬的一生可谓是跌宕起伏,就如同他《天路历程》中的那位主角基督徒一样。十七世纪的英格兰饱受着内战之苦,弑君、权力更迭的冲突,从王室转向议会,再从议会转向军队。人们处在一个反复无常的政治环境中,从清教徒革命到王朝复辟。在这种大环境中,班杨参加过清教徒的军队,他因为信仰不从国教,反复被投入到监狱和逼迫中,有近13年的时间。他也经历了妻儿的离世。

但是,他的虔诚、勇气和演讲才华也吸引了一些杰出的不从国教的领袖们,如乔治.科克尼(George Cockayne)和约翰. 欧文。英王查理二世曾问欧文这位牛津大学的副校长,为什么会去听一位没有受过神学训练的班扬的讲道时,欧文严肃地回答说,“尊敬的陛下,我宁愿放弃我所有的学识,来换取那位修理匠的讲道能力。”在维多利亚时期,一个人是否被人尊重,他的社会身份是至关重要的。有人因此轻视班扬,但也有曾经嘲笑班扬的博学之人,在听过班扬的讲道后,转变成为传道之人的。

从某种程度上,《天路历程》之所以成为班杨的代表作,是因为班扬在书中刻画的,是他自己内心的自传性经历。就如他自己所说的,他就是一个从死人中被差遣回来的人,是为了传讲上帝的话语。他亲身感受到了律法的可怕、为自己罪恶而感到愧疚,这些都重重地拷问着班扬的良心。他说,“我传讲的是我自己感受到的,是我深刻体验到的痛苦,我的灵魂在那重压之下呻吟,战抖得吓人…我自己带着锁链去讲道,讲给那些带着锁链的人听;我自己良心里有一把火烧着,我用这火警告他们。”他也曾说过,‘我就是一个从死人中被差遣回来的人。我讲了不久,就有一些人开始被上帝的话语感动,在认识到自己的罪何等大、他们多么需要耶稣基督时,他们思想里感到痛苦不堪’。”

《天路历程》的寓意和结构

《天路历程》是根据圣经希伯来书11章的主题所写,特别与以下这几段经文有密切地联系:“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,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,却从远处望见,且欢喜迎接,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,是寄居的。说这样话的人,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。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,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。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,就是在天上的。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,并不以为耻。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。”(希伯来书11:13-16)。

尽管班扬没有受过正式的教育,但他的写作手法却显出文学传统的影响。在《天路历程》中,班扬借用梦作为寓言的开始,这在基督教的文学中可以找到很多,最著名的就有但丁的《神曲》。这种寓言体小说也出现在后来笛福的《鲁滨逊漂流记》和斯威夫特的《格列夫游记》中,直到今天我们熟悉的现代小说《动物庄园》。寓言体小说不仅向读者们呈现出不同的意象,更是将读者和小说中的角色联系在一起,让读者自己更身临其境的进行解释。然而,班扬的《天路历程》却有独特的地方,那就是,在他的寓意小说中的人物并不是对应某个具体的人物或阶层,而是对应着我们人性中一些品格。换句话说,《天路历程》中呈现出来的很多人物,可能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样式。

班扬在1666年出版了一本自传体小说《丰盛的恩典》(Abounding Grace),此书和《天路历程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对于班扬来说,在写这两部小说之前,他的经历足以让他知道灵魂的拯救才是最宝贵的丰盛的恩典。正如他自己感叹说的,“灵魂以及灵魂的得救,是如此重要、如此伟大的事。没有什么其他事值得人这样关切,这应该是你们每一个人的灵魂。房子、土地、贸易和荣誉、地位和升迁,这些事对于救恩而言,又算得上什么呢?”班扬自己在《丰盛的恩典》中自述到上帝之恩怎样真实临到他生命中:


一天,我正穿过田地,这也让我良心胆怯,生怕所有这些都是不对的。但突然这句话落在我灵魂中,你的义是在天上的;而我好想用灵魂的眼睛看到耶稣基督坐在上帝的右手边;在那里,我说,是我的义,好让我无论在哪里,无论做什么,上帝不会对我说,他要我的义,因为那义就在他面前。此外,我还看到,不是我心灵健全让我更有义,也不是我心灵不健全让我更不义;因为我的义是耶稣基督他自己,昨日、今日、直到永远…那时我的锁链的确都脱落到脚跟,我从困苦和铁链中得释放了,我的试探也都逃走了;从那时起,那些上帝圣经中让人惧怕的经文都不在烦扰我了;我喜乐地回家,因这上帝的恩典和爱…我度过了一段非常甜美的、借着基督与上帝和好的时间;噢,基督!基督!我眼前除了基督,没有其他事物。我现在不只是看中基督这一点那一点益处,如他的宝血、他的埋葬和复活,而是看到整个基督!…多么荣耀的一件事,就是我看到基督被高举、他所有益处多么有价值,而且因此我可以不再看自己,把目光投向他,并且承认所有上帝这些恩典都在我里面是新鲜的,其他事物不过像富人口袋里磨碎的面包或零钱硬币一样,他们的宝藏乃是在家里积存的!噢,我看到我在家里存的宝藏!就是在基督我主和救主里!基督现在是我的全部。


上面这段,也正是《天路历程》中那位天路客“基督徒”的真实写照。如Roger所说,《天路历程》的“基督徒”在怀疑城堡中所经历的灰心绝望,以及三天之后他和盼望最终找到“应许”这把钥匙,这些所对应的,正是班扬一生中曾经历的灰心和绝望,却因此被上帝的恩典所拯救的过程。它讲的不是每个在世之人的经历,而是被上帝所拣选的基督徒如何在此世走成圣的道路。班扬的这部寓意小说不仅指出希伯来书11章中客旅和寄居的形象,更对应的是旧约圣经中的出埃及记和约书亚记的故事,也就是选民从埃及到应许之地的旅途。我们可以在《天路历程》中看到相应的对比:基督徒被属世达人骗到了律法之地,而远离恩典;他们逃离西奈山而到光明之处;但是,最终在基督徒和盼望不是如同摩西那样过了红海,而是如同以色列人从约旦进入了真正的应许之地。

很显然,在《天路历程》中的视角是末世性的。从一开始,那位将要远行的天路客感受到自己内心的重担,并且他知道了一个消息,即他生活的城即将要被毁灭:“除非能找到一条逃生之路,我们才可以借着它得救。”这正是“基督徒”要离开灭亡城的原因。这种末世论的视角一直出现在《天路历程》中,成为第一部的主线。这一末世论的视角决定了“基督徒”在天路客旅中的身份和目的地。在每一个新的经历中,“基督徒”都在告诉周围的人(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),“我是个身负重担的可怜的罪人,从灭亡城来,要往锡安山去,好逃避将来的忿怒。”贯穿全书,“基督徒”自己就回答了至少四次。这条末世论的主线表明了一位天路客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:我们在这个世界是客旅,而我们的灵魂始终存在不安和惊恐中,因为当我们坦然面对真相的时候,都会茫然不知所措。

每个人都必须面对这样一个问题:“人应当如何生活?”。早在希腊城邦中,苏格拉底就问的这个问题。这不仅是一个哲学问题,而是触及到了生命灵魂的一个本真性问题。我们对于我们自己是谁,对我们过去和未来的理解,都决定了我们如何生活在当下。在《天路历程》中,这位天路客“基督徒”的身份是双重的——在他到达华美宫殿时,他告诉守门人,“我现在名叫基督徒,但我从前叫悖恩(Graceless)…”这种身份的转变,标志着基督徒真正开始走成圣的道路,他脱去了过去罪的重担,却仍旧要向最终的目的地前行,那就是锡安山。

在“基督徒”被“福音师”指示要走窄路之后,来到救恩墙,看到山坡上的十字架时,他的重担不再缠绕他,也获得了属天的印记。然而,这不是他属灵生命的终结,相反是一个新的开始。这对今日的基督徒其实是非常好的提醒,让我们思考什么是真正的福音。在神学上,现代的基督徒常常将称义和成圣割裂开来。我们过于强调称义,却忘记了称义是我们要在世上走成圣道路的开始。称义和成圣是密不可分的。


《天路历程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成圣指南,告诉我们,基督徒在称义后,当我们摆脱了罪的捆绑时,当我们生命得以更新的时候,我们仍应当知道,我们是从那里来,更要奋力向那个最终的目的地前行。就如基督徒回答“谨慎”时说到,“我盼望在那里[锡安山]见到那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主,他现在已经复活;我盼望在那边摆脱至今仍搅扰我的那一切事物。他们说那里没有死亡,在那里可以跟我最喜爱的人同住。说真的,我爱他,因他除去我的重担,让我得释放。还有,对于自己内心的败坏,我也厌恶到极点;我渴望到那不再有死亡的地方,渴望和众圣徒一起永远高唱…”

在天路中,“基督徒”所面对的每一个品格的名字,都不是指外在的试探和困难,而是代表人内心的反应。我们在向人生真正的目标前行时,每一种德行和品格,或成为我们沿途的帮助,或是我们生命的试探。不要忘记,班扬作为牧者的身份,他的作品是为了牧养人的灵魂,因此,每一个品格的名字都被鲜活地呈现在了书中。即使过了三百多年,因为人性的软弱没有改变,所以对于现代的读者,这些人物角色仍旧是如此真实地刻画了我们自己的生命。

在整个天路旅途中,“基督徒”遇到过四次大的属灵试探和争战,连同“基督徒”向锡安山前行的主线,可以很好的帮助我们理解《天路历程》第一部的结构,以及基督徒成圣道路的过程。

第一次挑战是“基督徒”到降卑谷中遭遇大魔王亚坡伦。他告诉魔王,他来自于万恶之源的灭亡城,要到锡安山。魔王羞辱诱惑“基督徒”继续成为他的臣民,被基督徒拒绝。魔王告诉他,在这个世界上,去锡安山的人没有几个有好下场,被羞辱,甚至那位锡安山的君王都不搭救他们。这提出一个神义论的问题: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,义人常饱受羞辱和痛苦?在书中,“基督徒”给出一个精彩地回答:“他(君王)暂且忍耐着不施拯救,是为了试炼他们的爱心,看他们能否忠心到底。至于你说他们最终都没有好下场,在他们看来,那正是他们最大的荣耀。他们并不指望现在就得拯救,他们要等待将来的荣耀;等到王带着他自己的荣耀并众天使的荣耀降临时,他们就要得着他们的荣耀了。”这一回答触及到了我们人生的目的。现代人常常将自己的生命简化到自我的投射上,被精神分析学派等被认为是欲望的投射。然而,在班扬这里却告诉我们,人是和外部的客观世界有关系的,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非常重要,但这并不在于我们自我的决定,而在于一个超越我们感官和理性的客观的上帝。“基督徒”个人面对这样的试探,是靠着属灵的宝剑和盾牌,而胜过了这次的争战。

第二次挑战发生在虚华镇的虚华集。班扬描绘说,这里充满着眼目的情欲、肉体的情欲以及今生的骄傲。陪伴“基督徒”一起同行的是名叫“忠信”的人,他的名字意味着,抵御这个世界的诱惑只有靠着对于上帝真正的信靠。有人认为,班杨在虚华镇所描写的审判,正是班扬自己被审判的经历。在虚华镇中,“忠信”抵制住了一切的指控,而最终为主殉道。也许在本章最后的歌表达了这个故事最深的含义:“啊,忠信,你已忠心承认主名,必将蒙福与主同行;不信之辈纵有万般空虚欢闹,却陷地狱苦境痛痛哀号。唱吧,忠信,唱吧,愿你芳名垂世,他们虽然杀你,你却永活不死。”

第三次挑战是在疑惑堡,当“基督徒”面对疑惑巨人之时。他被忠信的行为所感动,此时还出现一位与基督徒同行的人,就是“盼望”,他的名字标志着信心生出盼望。在孤独绝望的疑惑堡中,“基督徒”甚至想要自杀。这时“盼望”鼓励他说,你难道不记得曾经为着信仰多么英勇顽强、与魔鬼争战、行过死荫幽谷?那么多经历难道如今却换来的是绝望?“盼望”鼓励他一定要坚持下去。在今天的现代人中,流行一种浅信主义的信仰(easy believism),就是成功神学的福音。然而,经历过的人都知道,没有一个信心的伟人信心永远都都不会经历跌落起伏。一个真实的基督徒的生命,常常是在这个世界和永恒中挣扎着的,在罪和圣洁中挣扎的,在苦难和喜乐中徘徊的。无论我们曾经历过怎样的人生美好,我们依旧要面对现实中很多不幸,甚至也有绝望。然而,在这里,因为“盼望”的鼓励,“基督徒”找到了一把“应许”的钥匙,安全的逃离了绝望之地到达了喜乐山上。

最后一次挑战是他们来到死亡之河。这条河也是生命之河。在河中,“基督徒”奔走天路的一切美好、甘甜、振奋人心的经历,他都记不起来,说不清楚了。他却有恐惧和忧虑充满内心,此时,也是“盼望”鼓励他,使出浑身的气力,在水中托其他,最终他们顺利地淌过了这条河。

这是整个天路历程的结构,突出几个基督徒面对的主要试探和挑战。在“忠信”和“盼望”两位挚友的陪伴下,“基督徒”终于胜过了世界的浮华和怀疑的绝望,最终淌过死亡之河(也是生命之河),从灭亡城到达了锡安山。

我们的天路历程

在今日,我们为什么还要读《天路历程》?如果这个世界是我们人生的归宿,那么我们一切的答案和幸福就能够在这个世界中找到。但是,现实中却是,我们一旦以这个世界为家,我们的灵魂就不能得到安息。面对死亡时,没有任何事物可以给我们安慰。面对不公义时,我们只能发出无奈的叹息。面对苦难时,我们会无能为力。然而,班扬在天路历程中却向我们展现了一个不屈坚忍的生命:他知道自己在灭亡之城的结局。他也知道有一个远超出我们想象的真实世界存在。在恩典中,他能够和那些美好的品质为伴同行。

也许今日,我们的所生活呈现出的,总是每日两点一线的无聊,在地铁上,在汽车上,在步行中的彷徨,在喧闹中的无助和孤独。那么,请拿起这本书吧。它可以给你指引。每一天,我们是要在反复中徘徊,还是走向那美好的锡安山?这不在于我们的处境如何,而在于我们的心志,和上帝那奇妙无比的恩典。唯独恩典,让我们能够每一天对自己和这个世界说:我来自灭亡城,正在奔向锡安山。就如班扬自己所写,那份荣耀的喜乐真是口舌难传、笔墨难述。


相关阅读:

1、当与蒙召的恩相称 ——读班扬《丰盛的恩典》

2、班扬:何为真正的祷告?

3、齐宏伟|天路历程上,班扬陪你穿越心灵牢狱

4、补锅匠与画家:一场相隔百年的奇遇


“我的天路历程”征稿启事

亲爱的橡果们!你信主多久了?是否回头看过自己走过的这段天路历程,是香花满径,还是风雨彩虹,抑或是苦乐年华?在橡树版班扬《天路历程》出版之际,橡树期待每一枚橡果在阅读本书过程中,梳理一下自己的信主经历,写下“我的天路历程”,可以是信主见证,也可以是神学思考,还可以是一首小诗,甚至是脑海里电光石火般闪出的一个片段形成的一段话,都很精彩。橡树邀请你把这段历程中你和主耶稣的相伴故事和感受写出来!不要犹豫,把写好的文字发给我们吧!采纳后我们也会相应提供稿费。咱们橡树家的地址是:oaktree_amos@qq.com

橡树人时刻在这里恭候橡果们!

橡树文字工作室
定期发送橡树图书书评、书摘、橡友会信息
微信号:oaktreepublishing
长按二维码识别赞赏支持原创

购买《天路历程》,请点击左下角“阅读原文”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