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广方正面管教

来自 高广方正面管教 周日, 05/13/2018 - 23:22

第一个环节:反馈(Dina带导)

在讲师认证班上,导师给学员做反馈是重要的技能。如何反馈?反馈的技巧是什么?

1. 核心是鼓励。

鼓励让学员有信心去行动,迈出实践的步伐。

2. 关注于成长

无论学员带导的效果如何,这是他迈出的第一步,这是他的起点,从这里出发,只要去做,他就在一步一步地前行、进步、成长,他会越来越好。

错误是成长的最好机会,从错误中成长。

3. 为学员指出成长的方向

若没有人给予反馈,则学员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成长。

导师要觉察到自己只是一个个体,而非女王;只代表个人,而非真理的标准。导师给予的是个人的建议,学员则根据自己的理解来选择和吸收,不是必须全盘接受导师的建议。

 
 
 

在讨论中,大家提出关于“做得好的地方”和“下次不一样的地方”(即需要改进的地方)所占比例问题。一种观点认为要多说好的地方,目的是鼓励学员,给他们信心和勇气;一种认为看各人的个性特质,比如控制型不喜欢被批评,力争优秀型巴不得多提一些改进建议;一种认为指出“下次可以不一样的地方”也是一种鼓励,因为可以帮助学员做得更好。

 
 
 

在讨论的过程中,我也在觉察我如何对学员进行反馈。控制型的我的确比较容易看到不足,在实际反馈中,我通常说的更多的是“下次不一样的地方”,但是,学员们没有受伤的感觉,反倒认为这样的反馈特别有价值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首先是导师的心态。当我们给予反馈的时候,我的出发点是真心希望并且相信他们下次能够做得更好。而且,犯错没有关系,犯错是学习的最好机会。

其次是导师的态度,看每位学员都是好的,也就是尊重、信任、和善的态度。我珍惜与每一位学员的相遇,因为能够来到讲师班的人,都有这样一些共同的特质:爱学习、愿意成长、自助助人、有爱心,他们是为社会输送正能量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人。我为他们能够来到这个课堂上而深怀感恩。

所以,我看到的不是他们这次做得不好的地方,而是他们下次可以更好的地方。

“用爱心说诚实话”。当我怀着这样的心态时,我想学员能够感受到我眼里、话语里对他们的接纳、欣赏和爱。在这样的氛围中,说什么、怎么说,都是安全的。

 

还有一个技巧,是我以前从Dina那里学到的。在学员开始带导活动前,我会这样说:“我通常不对大家提要求,但是,对于你们的将要进行的带导活动,我要提两个要求。一个是你们不可以带出一个完美的活动来,一定要犯错。为什么要犯错?因为错误是最好的学习机会。希望你们不要让我们失去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。第二个要求是你们要享受带导的过程,包括享受犯错的过程,因为无论你们带导如何,只要在流程中,参与者就一定会有收获。”

有了这样的铺垫,他们带活动时便少了一些紧张和顾虑;提出改进建议时,也更容易接受。

第二个环节:活动带导

我们一讲师身份,给家长学员带导活动。

选了三个活动,分别是:“家庭娱乐”、“鼓励:爱的语言”、“贴标签”。

通过分组备课、抽签,最后选出了三个四人小组分别带导。我们组没有被抽中。

每个活动带导结束,进行反馈。反馈的内容包括:

活动目的

阿德勒理念

自我反馈做得好的、下次不一样的

同侪反馈做得好的、下次不一样的

 
 
 

作为最年长的导师,我本想先让年轻人发言吧,我想到而别人没说到的,我再发言。但是因为发言人数的控制,后来我就基本没有机会发言了。所以,就把我想到的“下次可以不一样的地方”写在这里。(做得好的大家讨论充分,此处略过)

 
 
 

1. 我注意到每个组在带导时,讲师都是站着的,而且走动。我个人的做法是:始终是坐着的,与学员保持同样的高度,这也是一种尊重与平等,也营造一种和谐安宁的氛围。当讲师站着并且在场地上走动,自然就成为整个场域的中心,成为关注的焦点。(而我们实际希望的是学员关注在活动和自己的体验与思考中)有时讲师会走到学员的面前,我作为学员会感受到一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。

 
 
 

2. 我注意到讲师会重复学员的话,或者对学员的话进行概括、梳理。可以理解为“反射式倾听”,让学员感受到自己被关注、被倾听到。我个人的想法是:家长课堂不是一对一的交流,要顾及到每一位学员的感受。重复学员的话语等于大家把每句话都听了两遍,并且讲师的声音过多,(而且还拿着话筒)。讲师只是活动的带导者,确保活动在流程中进行。若是学员发言不准确或者过长,我通常会问:“你的意思是?”或“用一句话表示,你会怎么说?”

 
 
 

3. 有几次大家说到课堂很“欢乐”,这是作为优点提出的。我的思考是:家长课堂的目的是什么?是让家长体验和思考。不是说不可以欢乐,而是看在哪些环节需要欢乐,或者欢乐与感受和思考,哪个更重要,欢乐是否影响了学员的体验与思考。来到家长课堂上的学员通常有两种:一种是本来就爱学习;一种是遇到难以解决的挑战。虽然欢乐永远是重要的,但学员更渴望的可能是从课堂上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方法。

 
 
 

4. 我注意到讲师的语言还需要更简洁,越简洁越清晰,学员更容易理解你要表达的意思。在讲解规则时,尤其如此。

 
 
 

5. 有几次讲师说“因为时间的原因我们先到这里”。不知道在实际的家长课堂上,是否有人会这么说。因为我们的目的不是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我们的任务,而是达到活动本身的目的。时间长短,乃是根据学员的实际情况。这就是“以学定教”。

 
 
 

6. 我将重点说一说“贴标签”这个活动。

这是一个可以走得很深、很震撼的活动,因此也是不容易带的活动。而且,在活动指引中,有些表达太简略,让讲师有些摸不着头绪。所以,要在极为有限的时间内带好这个活动,难度巨大。所以真是难为了这一组。

讲师很可能把活动的目的理解为“正面的标签”是好的,“负面的标签”是不好的。讲师组在表达这个活动的目的时说的好像正是“不要随便给孩子贴负面的标签”,并且在询问孩子的感受想法和决定时,引导出来的结论也是如此。

在讲师指南上明确地说,活动目的是“了解避免对孩子贴标签的重要性”,也就是说,正面的标签和负面的标签都是不好的。而在“说明”中的这段话则更加清晰:“不论是正面的或是负面的标签,都会阻碍父母和孩子对自我认知的体验和表达能力。唯有知道‘你就是你’,而不是‘你是什么’,才能真正增强人的归属感和价值感。”

所以,带导一个活动,理解其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很重要。这样在过程之中,才能准确把握学员的发言并给以适当的回应。比如戈茵说她小时候被贴了“勇敢”的标签,所以她就必须勇敢。若讲师准确把握活动的目的,就能够听出这背后的含义:做别人眼中“勇敢”的孩子,而不是真实的自己。(但因目的的偏离,讲师把戈茵的话理解为一种积极的鼓励了。)

活动设计中,志愿者分为两组:一组贴了标签(包括正面的和负面的),一组没有贴标签。在询问环节,讲师请没贴标签的回到座位上,之后就再没有任何行动。这不禁让人疑惑:他们参与活动的目的是什么?只是为了给贴了标签的人以反应吗?

事实上他们扮演的是“做自己”的角色。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标签,孩子们都活在他人的评价与论断中,而非自在地活出自己。这些没被贴标签的孩子,他们是自在的、从容的、没有压力的。(当然他们也可能会觉得是失落的、困惑的、羡慕的等等,这就需要讲师根据学员的具体表现给以引导,发掘背后更深层的东西。)

第三个环节:活出阿德勒的理念(Dina)

1. 活出阿德勒理念,是为了更深地理解它。

2. 人的行为都是有目的的

3. 未来犹如一块磁石,吸引我们朝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4. 阿德勒弥补了他的自卑感。他的劣势(体弱多病、弟弟的早夭、身材矮小、哥哥的比较),通过运用他的社会情怀,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,同时也改善了他自己的生活状况。他关注了自己的需求,也关注了世界的需求。(个体与集体的关系)

5. 阿德勒相信,我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,能决定我们现在和过去的人生。

6. 把你的人生当做实验室。把理论变作实践,坚持下去,看看你的生活会发生什么变化。

7. 情绪诚实:觉察-命名-管理情绪。管理与压抑、忽视不一样。管理真的能解决和处理好情绪,而压抑与忽视并没有真正处理情绪。

8. 鼓励你自己

9. 练习修复:承认-责任-和解-解决(即从错误中恢复关系的4R)

10. 关注优势:每个人都具备自己独特的优势。阿德勒是第一位这样的心理学家:他在治疗时把关注点放在优势上,而非劣势上。他不仅关注个人的优势,还关注系统的优势(包括家庭、学校等)

11. 协作 collaborate

12. 寻求理解 seek understanding:好奇心提问、核对理解、关注行动而不仅相信语言。

13. 我们都想要归属感

14. 经常问自己:

我的行为是有帮助的还是造成伤害的?

我是从生活有益的方面还是从生活无益的方面出发?

15. 我有多愿意 how willing am I

为了共同的利益,放下我的个人利益,而与他人合作。(每个人有两样东西是相同的:尊严和尊重)

 
 
 

Dina在分享完这些信息后,请大家先个人思考,再二人小组分享。

我的行为与我的目标一致吗?(指在PD之路上)

我们生来举办能力觉得我们现在及未来的人生。

我的思考是:

我的目标是成为更好的自己,并帮助他人成为更好的自己。既然一直在“更好的路上”,那么,我就应该享受这个“更好的过程”。但是,我的上方卡是老鹰(控制型),次卡是狮子(力争优秀型)。这让我认真对待每一个课堂,我会追求做得更好(其实更多时候是完美主义),但是总是对自己不满意。因为追求更好,所以,即使是在课程的进行当中,我还是不断在调整,以至于让自己大脑过度劳累。所以,我需要更多地放下,接纳不完美,享受不完美的过程。

同时,要多看自己的优势,并发展自己的优势;接纳自己的劣势,并与劣势和平相处,不批评、不责备、不比较。

 
 
 
 

Dina要我们写下一个自己计划要在生活中反复去做的一件事(一件小事反复去做也会成就出伟大,能量巨大)。我的计划是:每天看到每位家人的优点,并及时地表达出来。

 

Dina还讲到个人利益与群体利益的关系。

个体的利益是内在动力,是可以接受的,也是合理的。

就像和善与坚定。有时,我们靠近个人利益,有时靠近群体利益(比如THINK TANK会议),都可以是合适的,看具体的情境。自己要多些觉察,在不同的模式中,是要靠近个体利益,还是群体利益呢?

 

最后的活动,“拍拍背”。一张A4纸贴在后背,大家彼此写些鼓励的话语。这是我得到的鼓励。

 

第二天的学习比第一天还要精神,几乎舍不得漏掉任何一个字。越发觉得自己不过是在大海的表面,那海底的世界还深着呢,那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可能性的美妙世界。

加油,继续学习、继续努力,一生之久!